以生命的光彩来印证---hpv转阴

1999年盛夏,我见到了李媛媛姐姐,很妩媚很温柔很善良,至今记得她的温侬软语,妹妹啊,来来来。。。搂着我亲切的合影,三年后的2002年秋日,美丽的姐姐离开了,我在网上伤心的送别,如果早点研制出HPV克星,老师早一步就好了。。。

2013寒冬,我被姐妹提醒去作检测,当时觉得自己应该是安全的没有任何症状,直到一个月后的2014年春节前去拿报告,看到那么多项栏目中有个(+)的符号,医生说是HPV阳性高危53,hpv病毒在宫颈,手中所有东西打翻在地,整个人精神恍惚了,马上跑去中医院找熟悉的中医师询问,他看后啊呀一声!惋惜的说这是很难治的病,中医师致电咨询了知名大医院的院长,院长说现在这种病毒传播非常广泛,他们不是专科医生,希望我尽快去专科医院治疗。两家专科医院的技术都是常规的光动力干扰素,我决心坚持中医疗法,以前用过一些方法祛除经络里的业力,现在重病在身,但早期还是不想用手术对自己构成更大的伤害。

正月初五,形影单只的我冒着暴风雪来到西北寻求中医秘方,医生踏着厚厚的积雪来救治,这时已有真菌感染的迹象,他们的外用配方很好,口服中药控制了两个月,没有症状的我就有些大意了停药两个月,这是非常危险的,5月再次复查,还是hpv阳性,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走着,没有人可以替我承受,人生那么无常,前路是死亡,但还是要在行走中,继续面对。

6月中旬,我开始担心口服中药药效赶不上病变的速度,绝望之中浏览了一次网页,突然发现了段芝堂,身边很多人不愿意相信网络,不愿意相信他人,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互信非常薄弱,但是我孤注一掷决定信任她们,如果这个精油涂抹的方法无效,我再继续寻找别的疗法。

段芝堂客服很耐心很细致,她的阐述也很专业,我先是用三年陈艾灸了关元穴和会阴穴开穴,第二天开始排血和带血丝的恶流,持续四天,hpv感染八个月后情况,比我想象的严重得多,晓露说不主张直接艾穴位,并且艾灸一周也不能超过两次,我就停止艾灸,开始涂抹HPV克星,细细体会,感觉精油的能量顺着任脉冲到了吼轮,顺着督脉冲到了腰部,一周后手指有小水泡,脸部肚子长痘痘,两周后尿橘黄,间歇腹泻,一个月后小腹酸痛,晓露说都是病症外表,也符合网站的宣传,一一反应出来。

直到2014年10月10日,抹完第三瓶去检测,报告上干净利落的写着,hpv高危阴性,低危阴性,未见上皮内病变或恶性病变,我立刻打电话给晓露报告了喜讯,然后写起了日志分享给网上的姐妹。

(责任编辑:招财猫棋牌网站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azdsupplychain.com/yonglei/2020/0912/607.html

上一篇:十指触控 华硕A4321低噪音适用于教室环境

下一篇:马云被问:你用微信发朋友圈吗?他的回答让记者哭笑不得

相关阅读

留下评论

(必填)

(必填)